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中原书吧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第518章 谁在撒谎?(大章)

第518章 谁在撒谎?(大章)

马景波扫了一眼其他人,“其他人还有没有不同的看法?”

李存荣笑道,“我觉得韩组长分析的很全面了,应该就是这两种情况。”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马景波继续说道,“既然大家看法一致,我就安排一下接下来的任务。”

“陈柏峰的情况由李副队长去核实,我看你让陈柏峰画了一个路线图,这个挺好,可以查看一下沿途的监控,看看陈柏峰说的是否属实。”

李存荣答道,“没问题。”

“蔡菁是陈少岩的母亲,她的作案动机是所有人里面最大的,也具有一定的作案嫌疑,这条线索就由林队长继续追查。”

林兴宾点点头。

“陈少欢同样是嫌疑人之一,由韩彬负责给她做笔录。”

“是。”

马景波说完,话锋一转,“还有一个线索要跟大家说一下,韩彬给洪欣做笔录的时候,洪欣交代出了一个线索,当年的落水案很可能还有一个当事人,这个人可能是李苑和姜寒的同伴,跟李苑和姜寒年纪相仿,三人可能一起结伴去河边玩,只不过这个学生没有掉进河里。”

“这个学生是否存在,是否跟杀人案有关,目前还不是很清楚,不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的。”

林兴宾接过话茬,“我看过落水案的卷宗,并没有提起过这个学生,李苑和姜寒已经死了,事情又过去了那么多年,要找到对方恐怕不太容易。”

李存荣说道,“陈少岩淹死之后,李、姜两家害怕担干系,直接将李苑和姜华文带走了,另外一个学生本就干系不大,更不可能露面了。”

“这条线就交给我查吧。”马景波心下已经有了主意,准备先去实验小学调查一下,再去兴北路派出所询问一下。

会议结束后,众人分头调查。

韩彬带着两名警员调查陈少欢,一个是江扬,还有一个是高城市刑侦队的赵静雯。

韩彬对高城市的情况不熟悉,有一个当地的警员协助更方便一些。

赵静雯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姓,个子不高,留着一头短发,显得很精神,她一直负责跟陈少欢联系。

韩彬点了一根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陈柏峰的投案自首,让韩彬加重了对陈少欢的怀疑。

李苑和姜寒先后而死,韩彬觉得这两人的死肯定是有关联的,陈柏峰来投案自首却只承认自己是杀害姜寒的凶手,对李苑的死没有提起分毫,这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在韩彬看来,陈柏峰替别人顶罪的可能很大,而值得他这么做的就是他女儿陈少欢。

“江扬,给倩倩发信息,让她查一下陈少欢的身世。”

“是。”

……

就在韩彬等的有些不耐烦,想要定位陈少欢手机号的时候,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女人匆忙跑进了办公室。

“你找谁?”赵静雯说道。

“我是陈柏峰的女儿陈少欢,我爸在哪?”

韩彬打量了眼前女人一番,三十多岁,带着一个粉红色的口罩,染着一头棕色的头发,手里提着一个蓝色的包。

“你爸来警局自首,承认了杀害姜华文的事情,已经被警方拘留了。”韩彬道。

“你们搞错了,我爸根本不是凶手,也不可能是凶手。”陈少欢笃定道。

“你怎么知道陈柏峰不是凶手?”

陈少欢指着自己的胸口,“他是我父亲,我们两个天天见面,他是什么样的人,会做什么样的事,我能不知道吗?”

“陈女士,不要激动,坐下来说。”韩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陈少欢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能给我倒杯水嘛,我都快被气死了。”

赵静雯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到了她面前。

陈少欢端起水杯,一口气将杯子里的水喝完了。

韩彬一直在观察对方,这个女人倒是不认生。

“陈少欢,昨天晚上你有没有接到警方的传唤?”

陈少欢放下杯子,“有。”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赶过来?”韩彬反问。

陈少欢耸了耸肩膀,“我不是说过了嘛,我最近在我婆家住着,没办法第一时间赶过来。”

“你婆家在哪?”

“小岗镇,距离高城市三十里地吧。”

“什么时候去的?”

“前两天吧。”

“具体时间?”

“嗯,前天下午。”

昨天,你有没有来过高城市?”

“没有。”

“确定?”

陈少欢微微摇头,“当然了。”

韩彬冷哼了一声,“你撒谎,你昨天不光来过琴岛市,而且还在犯罪现场出现过。”

“咳……”陈少欢轻咳了一声,反问,“这话可不能乱说,你有证据吗?”

“那时候消防车刚离开,我确定你就站在安定小学家属院门口,我们警方都有执法记录仪,要不要我找出来让你看看?”韩彬反问。

陈少欢额头溢出些许汗水,“警官同志,是不是你记错了。”

“我记没记错不重要,反正有执法记录仪在那。关键是你有没有撒谎。一旦你对警方撒了谎,那么你提供的证词都会不可信,考虑清楚了再回答。”韩彬道。

昨晚,韩彬到了安定小学家属院时观察了围观的人群,正好看到了陈少欢在人群中,韩彬的观察力远超常人,绝对不会记错的。

陈少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犹豫了良久后,“是,我昨晚上是去过安定小学家属院。”

韩彬在本子上记了一下,“为什么撒谎?”

陈少欢抓了抓头发,“我不是要撒谎,我只是跟姜家有矛盾,怕警方会怀疑到我身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每天都这么忙了,谁愿意跑到警局来做笔录。”

“你明明在高城市,偏偏说自己不在,你去过犯罪现场,还要说自己没有去过,这种行为只能增加自己的嫌疑,让警方更加怀疑你。”韩彬道。

陈少欢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我们陈家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姜华文害死了我的弟弟,姜家不仅不感恩反而恩将仇报,有这么欺负人的嘛。”

“好嘛,现在姜家死了,又赖到我们陈家身上了。我是讨厌姜家人,我听说他们家爆炸了过去看个热闹不行嘛,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嘛。”

“我自己报不了仇,老天爷替我报了仇,我还不能看个热闹吗?”

韩彬打断了对方的话,“你可以看热闹,但是不可以跟警方撒谎。你撒个谎不要紧,我们警方要派出大量的警力去调查,单凭这一点,我就可以将你拘留了。”

“别别别,我家里还有孩子,再说我们陈家都这么惨了,我弟弟死了,我父亲还被关了,你们要是再将我也关起来,这也太……”陈少欢红着眼,声音有些哽咽。

“你不想被拘留,就老老实实的回答警方问题,明白吗?”

“我明白,我来这就是为了说清楚,还有我父亲的事,他肯定是冤枉的,他都这么大年纪了,不能在坐牢了,他身体扛不住的。”陈少欢无奈道。

韩彬敲了敲桌子,正色道,“你不要用冤枉这个词,没有人冤枉他,是他自己主动来投案自首的,不管他是不是杀人凶手,他都触犯了法律,拘留他是合理、合法的。”

陈少欢拍了拍大腿,“哎,这叫什么事呀,这不是瞎添乱嘛。”

“你说谁瞎添乱?”

“还能是谁,我爹呗,明明跟他没有干系,为啥非要跑到警局来自首。”陈少欢叹道。

“这也是我想问的,既然跟陈柏峰没有关系,他为何要跑来投案自首,你想证明陈柏峰的清白,就要对他投案自首的行为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啥解释,父母的也只会为了孩子这么做。”陈少欢端起了水杯,到了嘴边才发现里面的水已经喝完了,“哎,他应该是为了我才自首的。”

韩彬顺势问道,“这么说,你才是杀死姜华文的凶手。”

陈少欢大声反驳,“我不是!”

“你不是凶手,陈柏峰为何要替你投案自首?”韩彬问道。

“我……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尤其是我弟弟死了之后,让我压力很大,一方面是为他不值。再一个,我二叔二婶也没了依靠,我和我丈夫要赡养六个老人,能不累吗?还要养孩子,天天不是这的事,就是那的事,烦死了。”

“也因为这个原因,我没少在我爸妈面前抱怨,后来我妈去世了,就我爸一个人听我发牢骚。他是我爸,是我最亲的人,除了他之外,我也不爱跟别人讲。”

韩彬追问道,“为什么不跟你丈夫说?你们两个的关系不好吗?”

“还行吧,我只是不希望他看到我那一面,即便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但是我觉得彼此面前还是要注意一些形象,这样才能让婚姻更持久。”

“在我爸妈面前就没那么多顾忌了,因为我弟弟的事,我跟姜家的矛盾也越闹越大,吵过、打过、说过一些狠话,还闹到了警局,最后连我的工作都丢了,我原本是一个老师,同学们都很尊重我。”

“虽然我这个人脾气不好,但是在教学方面都是兢兢业业,我们班的成绩在年纪里一直是数一数二的,我很喜欢老师这个工作,一直以为能干一辈子,但因为跟姜家打架的事,学校考虑到影响把我开除了。”

“我没想到会这样,不就是打个架嘛,至于把人家饭碗砸了嘛,为了这事我也去找过学校领导,领导说,是有人一直在教育局告状,说学校的教师有污点、人品、师德不行,所以我才被学校给开除了。”

陈少欢显得十分激动,喊道,“不用想也清楚,肯定是姜家去教育局告的状,我弟弟为了救姜华文死了,他们家不光没有丝毫的感激,还要对我们家赶尽杀绝,我能不恨嘛!”

韩彬趁热打铁道,“所以你就杀了姜华文,炸伤了姜坤山和赵春莲。”

“我没有!”陈少欢梗着脖子,哭道,“我上有老,下有小,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我不能出事,我的责任太重了,压力也太大了。所以我要发泄,我经常会当着我爸的面,说一些狠话,可能被他误会了。”

“什么狠话?”

“我说过,姜华文一定不得好死,姜家人全死了都不冤枉。我还说,真要哪一天把我逼急了,我一把火将他家全烧了。”

“我说的都是气话,我没想到我爸会当真。”

对于陈少欢的解释,韩彬半信半疑,继续问道,“陈柏峰在投案自首前没跟你说过吗?”

“就像您之前说的那样,昨晚,我是去过安定小学家属楼,当然,这并不代表我做过违法的事。高城市就这么大,熟人有多,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很快就传开了。”

“昨晚,我听说安定小学家属楼着火了,我就上心了,因为我知道姜家就住在那。我是特别恨他们家,一听说他们家可能出事了,就想着去看个热闹。”

“我到了小区家属院外面,发现已经有警察戒严了,问了周围的人才确定是姜家出事了。听到这个消息我高兴坏了,比中了彩票都高兴,老天有眼终于将这家恶人给收了。”

“等我回家之后,将这件事告诉了我父亲,也想让他高兴一下。谁知道,他却反过来问我,这件事跟我有没有关系,一开始把我问懵了,后来我才明白什么意思,当时,也没太当成一回事,就笑着说我倒希望有关系。”

“之后,我爸就劝我去婆家住一段时间,一开始我也不想去,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歪,没有必要。但是我爸说,陈家和姜家的恩怨已久,现场姜家出了事,警方肯定会查到陈家头上,没必要惹这个麻烦。”

“我也想也是,就说服了我丈夫,一起返回了我婆婆家。当时也没多想,就是单纯的不想跟警局打交道,毕竟,谁也不愿意被当成嫌疑人。”

陈少欢眼角的泪水悄然滑落,“我没想到,父亲会把我的一句玩笑话当真,就跑到公安局自首来了,他误会了,他是为了我自首的。”

赵静雯说道,“就因为你的一句话,你父亲就跑到警局自首,你不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

“牵强吗?”陈少欢自问自答,“一点都不牵强,姜家人刚死,凌晨三点多,你们就迫不及待的传唤我,说明你们也觉我是凶手,连你们这些专业的警察都这么想,何况是我的父亲。”

“但我要说的是,我真是清白的,我没有杀死姜家人。我不是不想,我是不能。我上有老,下有小,我得照顾他们。”陈少欢哭了起来。

“昨天下午一点到七点之间你在哪?”

陈少欢抹了一把眼泪,自嘲道,“看吧,你们还是怀疑我。”

“例行询问。”

“呼……”

陈少欢长出了一口气,回忆道,“我在上班,我虽然不是老师了,但是也得养家,我在一家商场站柜台,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八点的班,我一直在商场里,不信你们可以去查。”

“5月12号晚上九点半到十点之间,你在哪?”

“我记不清了,那个点应该在家里吧。”

“仔细想想。”

“在家。”

“谁能证明?”

“我丈夫。”

韩彬将这些信息记了下来,随后点开了手机,找出那张体育场监控的高清截图,“你认识这个人吗?”

照片里有一个女人,穿着一件枣红色的大衣,容貌看不清,只能看到大概的身形。

陈少欢瞅了一眼,脸色立刻变了,“这……这件衣服眼熟,我应该也有一件。”

“那这个人呢?”

“这个人我认不出来。”

“你那件枣红色大衣在哪?”

“我……”陈少欢掐了掐额头,回忆道,“那个衣服买了很多年了,后来款式有些老了,我就不怎么爱穿了,对了,给我婶子了。”

韩彬顺势说道,“你的意思是说,监控里的这个女人是你婶子蔡菁?”

“不不,这个女人不是我婶子。”

“你能确定?”

“我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婶子都认不出来,虽然看不到脸,但是凭身形也能看出来,不是我婶子。”陈少欢欲言又止。

“你上一次见蔡菁是什么时候?”

陈少欢低下头,哽咽道,“有一年多了吧,后来一直没有消息,我……”

“你没找过她?”

“找了,有人说在市里见过她,我也去了,但是还是没找到,她年纪那么大了,精神也不好,我也很担心她。”陈少欢神色有些复杂。

“谁说在市里见过你婶子?具体什么位置?”

“一个老邻居家的孩子,说实在新华区金光大街公交站附近,我去那找过,但是一直找不到人。”

韩彬记了一下地址,追问道,“你和蔡菁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婶子,也是我堂弟的母亲。”

韩彬观察者对方的表情,说道,“可是我听人说,你和陈少岩是亲姐弟,后来过继给了你大伯一家,蔡菁才是你的亲生母亲。”

陈少欢身子一颤,露出诧异的神色,“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是谁告诉你的?”

“洪欣你认识吗?”

“洪欣。”陈少欢皱了皱眉,“有印象,但一下子有想不起来是谁。”

“十二年前,陈少岩死之前,有人给他们两个介绍对象。”韩彬提醒。

“对对,我说这个名字怎么有些熟,原来是这个女人。”陈少欢若有所思道,“难道是她将我的身世告诉了警方。?”

韩彬点点头,“是陈少岩告诉她的。”

陈少欢思索了片刻,摇头,“不对,我弟弟应该不清楚这件事,当时他不过才一岁多,根本不可能记得这件事。而且以我的了解,长辈们也不会告诉他这件事。”

“会不会是他从外人那里听到的消息?”

陈少欢摇了摇头,“当年,我父亲还没分配到化肥厂,老邻居们也不知道这件事。”

韩彬在本子上记了一下,继续问道,“对于当年陈少岩见义勇为救人的事,你了解的多吗?”

陈少欢叹道,“了解,肯定要了解,他是全家人的希望,长辈们都急疯了,我怎么可能不上心。”

韩彬道,“根据我们得到的线索,当时,可能有三个小学生结伴在河边玩耍,其中李苑和姜寒先后掉入河里,另外一个小学生虽然没掉进河里,但是也参与了整个案件,你知道这个小学生的身份吗?”

陈少欢也有些纳闷,“不清楚,我问过警方,找过姜家,还问过围观的群众,没听说还有一个小学生。”

“确定?”

“我确定,因为事后我还找过学校,都只是说李苑和姜寒去河边玩,没有听说过第三个小学生。”

韩彬在本子上画了重点符号,这根洪欣交代的情况有些出入。

陈少欢欲言又止,“警察同志,其实……对于我弟弟救人这件事,我一直都有个疑问。”“什么疑问?”韩彬反问。

“我弟弟这个人,怎么说呢,本性并不坏,但是属于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性子,最怕惹麻烦。也不是个人心肠的人,路边真要有人摔倒,我觉得他应该不敢扶。”

陈少欢说到这,语气有些凝重,“但是,为什么那天偏偏就善心大发,跳到河里去就人了,我一直想不通这一点,这不是他的性子。”

韩彬摸了摸下巴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他很可能不是自愿去救人的?”

“不错,陈家就这么一个独子,他虽然会游泳,但是也从小被长辈教育,绝对不能下河。”陈少欢握着拳头,咬牙道,

“这也是为什么我这么多年,都放不下这件事的原因。”

“对于这个疑点,你当时没跟警方说过吗?”

“说过,还做了法医鉴定。”陈少欢耸了耸肩膀,无奈道,“尸检报告说少岩确实是被水淹死的,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韩彬思索了半晌,冷不丁的问道,“你有没有见过洪欣?”

“没有。”

“你确定?”

“我确定,当时她和少岩认识的时间不长,我只听少岩提起过名字,但是还没有见过对方,不过,我二叔和二婶好像见过她。”

韩彬转了转笔,洪欣明明说见过陈少欢一面,还见过她穿那件枣红色的大衣,可陈少欢却说没见过对方,两人肯定是有一个在撒谎。

喜欢来自未来的神探请大家收藏:(www.zyshuaba.com)来自未来的神探中原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来自未来的神探最新章节 - 来自未来的神探全文阅读 - 来自未来的神探txt下载 - 跑盘的全部小说 - 来自未来的神探 中原书吧

猜你喜欢: 重生之文娱全球都市之我为宗师三界红包群大国文娱生肖守护神未来军火专家帝国重器重生大牛人医者无眠绝品透视眼女总裁的超级高手穿越之红警抗战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我的签到系统有点不一样我的超级庄园神级明星系统超强小农民华娱导演之全民偶像极品全能学生开局选择亿万集团总裁绝色总裁的极品仙帝绝品狂少混花都重生之最强人生我的超级老婆重生之白首不相离我的极品校花
完本推荐: 都市至强者降临全文阅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全文阅读无上血脉全文阅读朕本红妆全文阅读神奇宝贝叫做阿龙的训练家全文阅读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全文阅读奇侠系统全文阅读修炼狂潮全文阅读超级奴隶主全文阅读重生之香途全文阅读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妻归来全文阅读天上掉下个空间塔全文阅读至尊仙朝全文阅读诸天万界反派聊天群全文阅读莽荒纪全文阅读抗日之浩然正气全文阅读盛唐血刃全文阅读我的明星老师全文阅读万界至尊大领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嫡后斗罗之天涯任我行时太太软萌又旺夫白垩纪禁区团宠娇妻超难娶悠然飞升记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联盟之电竞经理她不仅仅只有美貌天降小霉女梦回大明春奇怪的先生们创造沙盘世界武破九荒重生成霸总的小娇妻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从变形金刚开始炮灰不想死(快穿)文明重启:我,外挂玩家我是一把魔剑江湖奇功录快穿系统之带着宿主去虐渣妖精的尾巴之光之心我修仙有提示语我能把纸钱烧给我自己魔女修行在末世斗罗之暗夜主宰一胎六宝:孩子妈是女神讲师于他心上做妖精末日乐园

来自未来的神探最新章节手机版 - 来自未来的神探全文阅读手机版 - 来自未来的神探txt下载手机版 - 跑盘的全部小说 - 来自未来的神探 中原书吧移动版 - 中原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