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中原书吧 >> 吾心吾景(网王) >> 第六十六章

七月说:没有你, 淡心一样会过得很好,我一样可以保护她!

这句话, 梗在心头, 久久难咽,令某位大爷脸色渐渐沉郁。迹部景吾侧首, 伸手抚上身畔少女的脸颊,带点薄茧的指腹柔柔摩挲过细白柔腻的脸颊边一道微红的擦伤,银灰色的凤眸颜色渐深。

“迹……景吾?”想起这只在千草家时的怒火, 淡心很快改了口。

尽管心情惊涛骇浪、怒火澎湃,华丽的大爷外表看来还是一副理智冷静的模样,啊嗯了声, 牵着少女的手下车, 一齐走进清水宅。

华灯初上,周遭的住宅里传出一阵阵饭菜香味, 充满了家的味道。

两人间的气氛有些沉凝, 淡心瞅着少年俊美非凡的侧脸,若有所思。

好像, 还在生气呢。

淡心苦恼的搔搔脸, 不小心碰到脸上的伤痕, 呲牙痛呼起来。

迹部景吾回身看她, 见这只月白的脸颊上那道擦痕越发的嫣红,在炽白的灯光折射下, 整个人透着一种娇媚的色彩, 心跳漏了一拍。

“啊嗯, 别弄了,呆会有得你疼了!”拉下她的手,迹部景吾将女孩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感受怀里少女的柔软芳香,心头渐渐宁定。

“景吾……生气了么?”淡心闷闷的问,“对不起,我下次会小心的,不是你们的错……”谁知道会变成这样呢,她从来不想与人结怨,可有些事总是防不胜防。只知道,自己一旦受伤,总会让周遭的人担忧了。

明明知道自己太弱了,却仍是无所谓,不想改变啊……

“啊……本大爷没生你的气!”将脸埋在少女颈间轻轻呼吸着淡淡的橘花蕊香,少年微眯的凤眸一片深沉。

整理了下头绪,淡心乖巧的窝在他怀里,慢慢的说:“其实,七月说错了,没有景吾,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可以让我那么在意的。不是亲人不是朋友,却是很在意很在意的人,只要想着,能这么在一起,心里就很高兴呢。所以,没有景吾,也许心里还是那样的觉得什么都是一样的,什么都没所谓。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每次想起景吾,会让我觉得很开心呢……”

这只努力的表达着自己的心情想法,在她两辈子中,只识得亲情友情,从未窥视过所谓的爱情是怎么样的,即便闲时可以因无聊而应和着一些同学畅谈过什么至死不渝的爱情,那也只是纸上谈兵,头头是道,却是有说没懂。

没有经历过,品偿不出那种甜蜜酸涩的感觉,还有想起那人时萦绕在心头的满足与幸福。感情就这么的在每次见面中,每天相处中,慢慢积累,慢慢酝酿,然后便放在心头,难以谴怀。

当有那么一个人出现了,渐渐与他走近,然后那人霸道的侵入她的生活,占据了生活的一部份,这人还不是亲人不是朋友,那么,便是恋爱了罢。其实,她很高兴能在这个世界认识他,也很高兴他的主动霸道,将自己拉到他的羽翼之下。她自知自己太迟钝,对什么事都觉得平淡无所谓,如果没有人主动,她真的会一直一直生活在自己规划下的圈子里,即便这样一生到老,恐怕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吧。

所以,有他真好呢!没有他,也许以前会过得很好,可是认识了这个骄傲的少年后,她却不想再经历以前那种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无法搁置在心头的空虚了。

闻言,少年轻轻的笑了,捧起她的脸,俯首将线条优美的红唇印上少女浅粉色的唇瓣。少女温凉的唇色让他心里有些疼,只恨不得将她捧在手心里,让她健健康康的过着她平淡的小日子,让自己一回首便能看到她对自己轻浅的笑着。

…………

………………

今天一生发生了太多事情,回到家没多久,迹部景吾就让这只眼神困盹得快睁不开的少女去休息了。本来下午时分,忍足侑士便尽职的给自家小叔叔忍足忧一与淡心搭话,通知某只明天要去医院例检,所以虽然不用上课,还是要早起,耽搁不得。

“啊嗯,你先睡吧,本大爷呆会再走!”

摸摸某只软软的头发,还杵在清水宅的某位大爷说得理所当然,一点也不觉别扭。

这大约就是某只平时太淡然无所谓的后果吧,所以这位不懂得什么叫客气的大爷早就将清水宅当自家般自在了,来去自如。

淡心打了个哈欠,对这位大爷在存在没有惊慌无措,只觉得安心。她习惯了他的存在,有时会坐在床边陪自己慢慢入睡,这是从冈山保刈家别院时就培养出来的习惯到自然。虽然那时他们还只是个半熟的陌生人,可是因某只绵羊纠缠的缘故,迹部景吾一个大男孩,没少被慈郎拖着直闯少女的闺房,甚至会赖在那儿眯个眼打个盹,三人经常窝在一个和室里聊天学习下棋玩游戏。

不过,看到某只很安心的慢慢睡去,迹部景吾又有些闷闷的了。

这么放心,难道这只不知道他是个正常的男人么?未免太没防备心了!啊嗯,改天要好好教教她防人之心不可无!(难道大爷你想要她时刻防着你?)

看着少女苍白的脸色,迹部景吾习惯性的抚着眼角下的泪痣,凤眸里一片探究,回想了一遍今天的事情。

哼,一切安排得太紧凑严密,实在让人转不过弯来。怎么就会那么巧合呢?胆敢给他们使绊子伤了他的人,那些家伙一个个都得付出惨痛的代价!

——脸颊和额头的伤无大碍,勃子上的瘀血估计过几天会消退,手肘的伤已止血,过个把月可以脱疤复元,小腿肚的擦伤流了点血,其余看不见的地方伤口大约十五处。确实不严重,没——事——呢——

忆起那个叫千草七月所淡心身上的伤,某位大爷目光火辣辣的盯着床上的少女,忍住扒了她衣物查看的冲动。

迹部景吾攥紧了拳头,唇角逸出冷笑。

“啊嗯,侑士,去查一查今天早上那群女生的资料,顺便将那些背后那些生事的母猫们一起揪出来,明天在学校公布出来……啊嗯,冰帝实在是安逸太久了,应该好好整顿一番了!”

冰帝学园里面的势力乱七八糟,互相倾扎,渐趋腐朽,该是好好整顿一翻了,也算得上迹部景吾新官上任三把火,先烧一烧那些旧势力的锐气。

忍足侑士单手在键盘上敲着,一只手抓着手机,低低的笑,“嗯,也好呢!MA~作为学生,还是安安份份的做些学生该做的事情、享受下学园生活,才可爱呢。”忍足侑士盯着电脑屏幕里整理的资料,唇角上扬,露出了如同一彻的自信张扬的笑容。

“啊啦,景吾,今晚我家那忧一叔叔回来告诉我,我们学校的保刈老师受伤了,据说与人打了一架,你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去献献殷勤,说不定保刈老师一感动,很快就会让你抱得美人归了!”忍足侑士调笑道,语气中满是漫不经心。

迹部景吾脸色黑了黑,“啊嗯,没这必要,本大爷这么华丽的人不会干这种落井下石之事!”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保刈谦受伤这事是秘密,微一猜测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种时候谁会想去给那位失控的舅舅找霉头?想了想,迹部景吾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啊嗯,侑士,本大爷倒想知道清水辰也伤得怎么样了,怎地,你要去问问那位忧一医生么?”

忍足侑士无奈:“你大爷就别寻我开心了,那个清水辰也……连忧一叔叔都无奈的人,我可不想接触。”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这么自在。

不肖说,提到保刈谦一个温文尔雅的冰帝老师竟然会受伤,两人便同时想到这次杂志里的当绯闻男士之一。看来保刈老师还是挺年轻气盛的嘛,还真像年轻的小伙子那样以拳头出气。

…………

………………

第二天,天气很好。

淡心因请假在家休息,没去学校,并不知道只一天时间,冰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几乎变了个样。而这些是迹部景吾等人认为没必要给她知道,所以没有一个人会无聊的去告诉她。嗯,就算哪只好心的告知一声,这只也会轻浅一笑,云淡风清,事不关已吧。

难得在上学日休假,却是过了很精彩的一天。

早晨去医院例检,又听了一番忍足家另类的存在忧一医生有爱的碎碎念——叨念的无外乎是同她抱怨自家小舅舅又麻烦了这位医生什么事情,还有自家小舅舅昨天竟然受伤了。

“小舅舅受伤了,为什么?”淡心有些惊讶也担心,心道,他们舅甥俩倒是挺有缘的,同一天遭遇受伤。

忍足忧一笑得像只偷腥的猫,上挑的桃花眼里满是幸灾乐祸,“啊啦,少女别担心,你家小舅舅皮粗肉厚,没啥的啦!哼哼,那只昨天去拜会仇人了,你知道的嘛,仇人见面总是分外眼红,气血一上涌,便得了红眼病,一言不合就打起来啦!啧啧啧,那两只也不想想自己多大年纪了,还像个热血小伙子打架,年纪都白长在狗身上了……”

淡心很无语的听着某位囧医生啰嗦的搬弄,当体检到某只身上昨天遗留下的伤痕时,忍足忧一猛的拨尖了声音。

“少女你也去打架了?”

“不是……是被人打……”某只在英俊的忍医生难得的严肃中,对着手指很无辜的说。

“你你你……”忍足忧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疾首,“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多脆弱?还给自己受伤?活腻歪了么?迹部家那小子在干嘛?自己的小女朋友被欺负了还没反应么?还有侑士那家伙呢?朋友被欺负了,身为男人不会去帮忙么……”

面对难得气场大开、破口大骂以至于差点形象全无的忍足忧一医生,淡心缩着脖子不敢吭一声,也因此没敢问清楚自家小舅舅和人打架的原因。

…………

………………

匆匆逃离了医院,很狗血的与逃课的七月相遇,然后糊里糊涂结伴闯了一回立海大,认识了立海大一干正选,还有慈郎经常挂在嘴边的好朋友——吹泡泡的红发小猪和曾经的相亲对像真田佑一郎大哥的弟弟——真田弦一郎。

虽然自己是没可能嫁进真田家的啦,不过芥川家的小姑娘志唯却奇异的深受真田家上下的喜爱,真田爷爷甚至一有时间就将小姑娘叫到神奈川去下棋喝茶聊人生,言语间透露的满意,估计志唯姑娘以后也许真的会成为真田家的长媳妇,到时真田弦一郎就要叫志唯一声嫂子呢,而自己身为志唯娘家的姐姐,真田弦一郎也要叫自己一声“姐姐”……

想到这,淡心看向真田弦一郎的视线热切起来,心里为妹妹估评未来的小叔子的人品,可怜的真田弦一郎被这只盯得心头发毛,立海大一干人莫明其妙。

再然后,碰到了七月在这个世界的姐姐——千草萦音,立海大的公主,据说是迹部景吾的未婚妻。

某只面色如常,笑容温温和和、浅浅淡淡,着实让七月有些恨铁不成钢,恨不得冲到冰帝去质问那位大爷是怎么一回事,有了狗屁未婚妻,还敢来招惹她的好朋友?

然后七月没好气的痛陈了一顿这只不合时宜的笑容,直到两人打闹开来方让七月忘记迹部大爷有一名未婚妻的事情。

淡心摸着下巴,思索了一阵,然后基于对某位华丽大爷的华丽美学的认知,完全将所谓的未婚妻抛在了脑后。

既然只是千草萦音单方面的说法,迹部大爷吭都没吭一声,就证明里面有内情,或许不是人们所想的那般呢。而她嘛……嗯,就不去掺和了,因为她知道,依迹部景吾的骄傲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人生莫名其妙遭人安排设计的。

直到在街头碰到来接自己回家的迹部景吾,淡心看到了在夕阳中拥有一头灿烂的酒红色头发的猫样少年,然后微笑着看着七月在少年明亮的笑脸中失神的表情。

果然,青学的猫咪真是阳光灿烂的可爱呢,很适合经历过太多人生冷暖的七月。

※※※※※※※※※※※※※※※※※※※※

还是连接《七月》内容,粘在这里与众人分享。

挠头,雾也知道似乎很那啥,只是当初写《七月》时,不知道会写这个故事,所以情节安排便有些狗血了,希望大家原谅哈。

——————

加长型的林肯车如箭矢一样冲到千草宅,优雅华贵的少年面色难看的跨下车,直接闯进千草宅,完全将七月这个宅子主人晾在一旁,妖娆的凤目紧盯在安好无恙的窝在沙发上喝茶的少女身上。

银灰色的短发,精致无瑕疵的俊颜,颀长挺拔的个头,那身自内而发的张扬气势,华丽到惊心动魄的少年,全身上下无一不是上天对他深深的眷宠、赋予他的好感。

只一眼,七月便调转过头当作没看见此人,直到作好心理建设后才调回来。

“迹部,我没事啦!”浅浅淡淡的少女抬手贴在少年宽厚的肩膀上轻拍,安抚心情不是怎么稳定的少年。

此刻的华丽少年并没有心情纠正少女对自己永远改不过来的称呼,当看到她颊边微红的擦伤,双眸变得深沉。

“脸颊和额头的伤无大碍,勃子上的瘀血估计过几天会消退,手肘的伤已止血,过个把月可以脱疤复元,小腿肚的擦伤流了点血,其余看不见的地方伤口大约十五处。确实不严重,没——事——呢——”

拖长了的清泠声调阴森森的,有说不出的古怪。却让少年每听完一句,脸色就难看了一分。

七月打量够了真人版的迹部大爷,在一旁凉凉的说,满意的看到某人眯起双眸,周身散发出有别于平日的凛烈冰寒气息,有直逼青学网球部的某座冰山的趋势。

花了些时间将心里的痛意与怒意捺下,迹部景吾终于正眼瞧向救了淡心的女生。

一身清清冷冷的气息没有一丝人味的样子,模样只是清秀,对见惯了各色美丽女子的少年而言平凡得入不了眼,可是对上那双冰剔一样的眼眸,却意外瞧见里面不知针对自己或是他人闪耀的狠意,不由心中一震,天生的骄傲与自制力却没让他表现在脸上。

“谢谢你救了淡心,啊嗯,本大爷欠你一个人情!”少年抚着眼角下的一点泪痣,模样有说不出的华丽高贵、优雅如斯。

七月扯扯唇,冷冷的睨他,“不用谢,救自己的姐妹是应该的。若你不能保护她就别招惹她,相信没有你,淡心一样会过得很好,我也一样可以保护她。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吧,否则不要怪我手段矫枉。没办法,谁叫我是女生呢,自是最毒妇人心喽!”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也说到了大爷他的痛脚了!

淡心没有他确实可以过得很好……

七月满意的看到那张精致无瑕的俊俏脸蛋抽了一下,怒火染上凤目。迹部景吾狠狠的吸了口气,指尖轻颤,双手握了又合、合了又开,反复几次后,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本大爷会的,不劳费心!”

“怎么会费心呢,淡心可是我的姐妹,我一向很上心的!”

“以后有本大爷了,不需要麻烦你,那多不好意思啊!”

“迹部……”一只手悄悄扯了下迹部大爷的衣摆。

“都说了要叫本大爷景吾,你没长脑子吗?”忙着与可恶、恶劣又不华丽的女生斗法的大爷抽空瞪了眼总是忘记唤他名字的女友,不长进得令他生无数回的闷气,差点没憋坏自己。

“哦,景吾。”淡心从善如流,没有去挑战他大爷此刻的权威,“不要与七月计较太多啦,七月也是为我好。”

明明显显的偏心偏到了外人身上,迹部大爷决定自己讨厌这个叫千草七月的不华丽女人,讨厌到底!

淡心无奈的摇摇头,差点忘了,七月虽然表面清清冷冷的,但说话一向随心所欲,遇到自己关注的事,嘴巴可以得理不饶人,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与她扛上的人素来沾不上好处,三月就是这样被她训练大的,所以神经才会这么大条吧。

不过真好呢,七月也在这里,如果三月、墨染也在就更好了吧!

————

“七月!”

众人回首望向声音来源。就见不远处,簇拥在一群女生中犹如高贵的公主出行的美丽少女一脸惊讶的望向围在众人中的清冷少女。

“噗哩,原来是我们立海大的公主呢!”仁王似乎很随意的说,别有深意的狐狸眼却在两个皆姓千草的少女间徘徊。“千草萦音同学,今天怎么有空来网球部啊!”

“千草同学!”幸村和真田同时向姿态优雅款款而来的女生颔首致意。

“你好,千草同学。”丸井文太也一反对七月她们的熟稔,态度自然的拘谨起来。

七月目光沉敛,漠然不语。

淡心抿唇浅笑,很自然的看着美丽的少女微笑而来。

在立海大,所有的人皆知北海道的千草世家的公主——千草萦音是与网球部完全隔开距离、表明态度的完美女性的代表,对网球部的那一群王子们完全没有企图的女生,各方面优秀得让立海大众人心甘情愿承认的公主。

对这样的女生,幸村等人也很自然的给予最基本的一份尊重,对她也不似别的女生那样敷衍,就连最活泼的丸井也会在她面前收敛脾性。

“千草同学,不知你和她是……”

在场的女生有些迟疑的问她们心目中完美的公主与那个长相平凡一脸冷漠的女生的关系,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上一刻还恐吓过她们的女生似乎与她们立海大的公主关系匪浅。

“嗯,七月是我的妹妹呢!”美丽的少女似乎是丝毫不芥蒂的说,态度诚恳,“所以若我妹妹有什么得罪失礼的地方请各位原谅。”

“原来七月在这里有姐姐了呢!”淡心偏首眯眸浅笑的对七月说。

“是啊,多了好多家人呢,我也好苦恼哩!”少女清清泠泠的声音听在耳里,让人觉得仿若是置身在大自然中倾听山泉的叮咚声,悦耳极了,内容却是矛盾的让人不知该恼火还是无力。

千草萦音不以为忤,微笑以对,晶亮的琥珀瞳仁里目光深邃。

“嗯,打扰多时了,我们也该走了,幸村君、真田君、各位,给你们添麻烦了,再见!”淡心起身拍拍沾惹上草屑的衣裳,转向千草萦音道:“千草君,下次见了!”

千草萦音对上她情绪浅薄的黑眸,淡心浅笑,笑容温温和和,精美的五官却引不起人类的惊艳,反而平平凡凡的。半晌,千草萦音露出自信矜持的笑容缓声道:“清水君,迹部景吾是我的未婚夫!我们是家族承认的关系呢。”

此言一出,众人大哗。

七月仿佛听而未闻的跟着起身,神色是清清冷冷的无情无绪,“再见!真田君,请告诉真田番士,下周日千草七月必登门拜访,谢谢!”

“好的,慢走,不送了!”真田颔首。

待两人走了百来米远,千草萦音的声音远远传来,“七月,有空回北海道本家看看爷爷吧,他很想你呢!”

走远的身影顿了下,没什么表示的离去。

喜欢吾心吾景(网王)请大家收藏:(www.zyshuaba.com)吾心吾景(网王)中原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吾心吾景(网王)最新章节 - 吾心吾景(网王)全文阅读 - 吾心吾景(网王)txt下载 - 雾矢翊的全部小说 - 吾心吾景(网王) 中原书吧

猜你喜欢: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强势逆袭偏执狂军帝隐婚:重生全能天后惹爱成婚:小妻不好养一见你我就想结婚许你万丈光芒好重生九零辣妻撩夫好想住你隔壁老婆在上:腹黑帝少成妻奴他很撩很宠东岑西舅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彪悍宝宝无良妈天价萌妻都市小花农重生商女:妙手空间猎军少重生之美食帝国首长夫人这职业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一颗两颗星书穿女配很低调别说再见妖夏重生八零之军妻撩人早安,总统夫人
完本推荐: 武灵天下全文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不死武尊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虚无神在都市全文阅读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全文阅读战神领主全文阅读无限之配角的逆袭全文阅读超级神掠夺全文阅读重生之神级学霸全文阅读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全文阅读超级全能巨星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妖道至尊全文阅读网游之天下无双全文阅读丐世神医全文阅读传奇族长全文阅读最强战兵全文阅读仙武大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永恒圣王狩猎好莱坞放开那条白蛇恶魔就在身边战场合同工明鹿鼎记大明之雄霸海外超维术士一切从贞子开始男神投喂指南神级影视大穿越都市最强修真学生三国之巅峰召唤洪荒历未来之最强萌妻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最强终极兵王万古邪帝巧为农家女纨绔天医天降我才必有用太虚圣祖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武道霸主隋唐君子演义末日轮盘

吾心吾景(网王)最新章节手机版 - 吾心吾景(网王)全文阅读手机版 - 吾心吾景(网王)txt下载手机版 - 雾矢翊的全部小说 - 吾心吾景(网王) 中原书吧移动版 - 中原书吧手机站